社日

雨柳垂垂叶,风溪澹澹纹。

社日:古代祭祀土神的日子,分为春社和秋社。在社日到来时,民众集会竞技,进行各种类型的作社表演,并集体欢宴,不但表达他们对减少自然灾害、获得丰收的良好祝愿,同时也借以开展娱乐。
风溪澹澹纹:微风吹拂,水生细纹。
雨中柳树叶子低垂,微风吹拂,水面泛起细细波纹。

清欢唯煮茗,美味祇羹芹。

羹芹:煮芹为羹。
清净欢欣只是煮茶品茗,最美的味道只是煮芹为羹。

饮不遭田父,归无遗细君。

田父:依杜甫诗意,田父指邀请友人饮酒的农夫。
细君:用东方朔典故,指妻子。
饮酒没有遇上邀请友人饮酒的农夫,回家没有任何东西带给妻子。

东皋农事作,举趾待耕耘。

东皋:水畔高地。
举趾:举脚,下田。
水畔高地正是农事繁忙时刻,农夫们抬脚下田正准备开始农耕。
注释
社日:古代祭祀土神的日子,分为春社和秋社。在社日到来时,民众集会竞技,进行各种类型的作社表演,并集体欢宴,不但表达他们对减少自然灾害、获得丰收的良好祝愿,同时也借以开展娱乐。
风溪澹澹纹:微风吹拂,水生细纹。
羹芹:煮芹为羹。
田父:依杜甫诗意,田父指邀请友人饮酒的农夫。
细君:用东方朔典故,指妻子。
东皋:水畔高地。
举趾:举脚,下田。
创作背景

  这首诗的具体创作时间不详。谢逸曾屡举进士不第,且其操履峻洁,不附权贵,后归隐不仕。此诗即是诗人归隐后所作,为写春社日的归隐生活。

赏析

  谢逸的这首五言律诗,虽承袭了江西诗派“点铁成金”、引经据典之习,却未形象枯竭,显得空乏。而是着笔于田园农桑,写得清新幽折,恬淡自然,于平淡琐事之中见生活之真淳,见性灵之逍遥。诗歌以“社日”为题,既交代了写作的背景与时间又为全诗奠定了轻松愉悦的感情基调。

  首联以写景开篇,诗人用清新自然的笔墨轻描淡写,点染出一痕春色。诗人巧用叠词,“垂垂”状柳叶之态,亦指雨滴下落;“细细”写水波之纹,用语清新,形容细致。两处叠词连用,使得诗句节奏分外明快。雨染柳叶,风戏波痕,一静一动,情景交融,道出春之舒展,道出万物之生气,道出览物之悠然。

  颔联写春社上的活动,煮茶品饮,烹芹为羹。虽无玉盘珍馐,管弦丝竹,但茗香沁人心脾,芹羹天然鲜美。此处用字极炼,其中“羹”为名词动用。

  颈联用典。显得诗人悠然通脱,亦生活情趣盎然。谢逸在《睡起》诗云:“假贷烦邻里,经营愧老妻。”虽然能对于拮据能够坦然处之,但是面对妻子就没那么自然了。诗人由热闹的春社酒酣而归,摇摇晃晃,两手空空。此情此景,诗人如何向妻子解释皆不得而知,但应有其趣。

  尾联写田园之景,亦显悠然自得,乐在其中。诗人以农事收笔,既给读者留下关于田园风光的无限遐思,又表明躬耕田园,读书悦己,淡泊处世的志向,读之令人回味无穷。

  此诗写景细致,形象鲜明。诗人生活清贫,一茗一羹,度过春社,既不遭田父之泥饮,更无归遗细君之事;而东作方兴,正待耕耘。写来一片生机,趣味盎然,读其诗而知其人,盖不俗之士也。而杜甫、东方朔两典,亦用得贴切,皆节日故事也。

作者
谢逸(1068-1113),字无逸,号溪堂。宋代临川城南(今属江西省抚州市)人。北宋文学家,江西诗派二十五法嗣之一。与其从弟谢薖并称“临川二谢”。与饶节、汪革、谢薖并称为“江西诗派临川四才子”。 曾写过300首咏蝶诗,人称“谢蝴蝶”...
标签
谢逸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