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玄机
860-874

介绍

鱼玄机,女,晚唐诗人,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初名鱼幼薇,字蕙兰。咸通(唐懿宗年号,860—874)中为补阙李亿妾,以李妻不能容,进长安咸宜观出家为女道士。与文学家温庭筠为忘年交,唱和甚多。后被京兆尹温璋以打死婢女之罪名处死。鱼玄机性聪慧,有才思,好读书,尤工诗。与李冶、薛涛、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其诗作现存五十首,收于《全唐诗》。有《鱼玄机集》一卷。其事迹见《唐才子传》等书。

鱼玄机生平不见正史。尽管鱼玄机名传千古,但因其非官宦显要,正史官文终不能留下片纸只字,其生平传记资料散见于晚唐皇甫枚《三水小牍》、宋初孙光宪《北梦琐言》、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等书。另外《太平广记》《南部新书》《直斋书录解题》和《全唐诗》等书中还存留有相关的断章短句。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志对鱼玄机之记载资料均甚少,故于其之研究多在其诗。其作品有《鱼玄机集》一卷,诗作现存有五十首之多,《全唐诗》有收录。

生平

(鱼玄机传世史料较少,此年谱仅供参考。)

一岁。844年(唐会昌四年)出生于鄠杜,起名鱼幼薇。

约五岁。约849年(唐宣宗大中三年)迁下邽就学。

约十岁。约854年(唐宣宗大中八年)返回鄠杜,与温庭筠相识。鱼幼薇作《卖残牡丹》,温庭筠作《题鄠杜郊居》《春尽与友人入裴氏林探渔竿》。

约十一岁。约855年(宣宗大中九年)据《因话录》载“大中九年沈询侍郎以中书舍人知举”。唐赵璘撰《因话录》卷六《云溪友议》卷八载:“潞州沈尚书询,宣宗九载主春闱。”知沈询在这年主持科考。又据《唐摭言》卷十三:“北山沈侍郎(询)主文年,特召温飞卿于帘前试之。”温庭筠落第上千言出任方山尉。鱼幼薇作《早秋》,温庭筠作《早秋山居》相和。

十四岁。858年(大中十二年)春李亿状元及第,崇真观题诗,与李亿相识,在温庭筠的撮合中,嫁之。时李亿已有正妻。

十四岁。858年(大中十二年)冬温庭筠作《晚坐寄友人》,鱼幼薇作《冬夜寄温飞卿》相和。

十五岁。859年(大中十三年)秋,鱼幼薇作《感怀寄人》,庭筠以《鄠郊别墅寄所知》相和。幼薇再作《闻李端公垂钓回寄赠》《赠邻女》相赠。

十五岁。859年(大中十三年)冬,前往江陵。在路上作《春情寄子安》。

十六岁。860年(咸通元年春)寻亲江陵,作《光威裒姊妹三人少孤而始妍乃有是作精粹难俦虽谢家联雪何以加之有客自京师来者示予因次其韵》。该年秋作《江陵愁望寄子安》《隔汉江寄子安》《次韵西邻新居兼乞酒》《寄子安》《酬李学士寄簟》。又作《寄飞卿》求助,温庭筠寄《初秋寄友人》,鱼幼薇作《和友人次韵》相和。九月九日重阳日在荆州,等侯温庭筠作《重阳阻雨》《期友人阻雨不至》。

十七岁。861年(咸通二年)春作《赋得江边柳》(一作《临江树》)、《情书寄李子安》(一作《书情寄李子安》)、《暮春有感寄友人》。

十七岁。861年(咸通二年)秋,幼薇决定东游。温庭筠作《送人东游》,幼薇作《送别》相和。船行长江作《江行》《过鄂州(今武昌)》。在武昌上岸作《遣怀》《夏日山居》《题隐雾亭》《寄国香》。温庭筠作《寄山中友人》,鱼幼薇作《和人次韵》相和,温庭筠作《寄山中人》再和。寻亲不成,幼薇入道作《访赵炼师不遇》《寄题炼师》《题任处士创资福寺》。

十八岁。862年(咸通三年)春,幼薇返回长安,作《暮春即事》。此时先后收到温庭筠所寄《渚宫晚春寄秦地友人》,《西江贻钓叟骞生》(一作《西江寄友人骞生》)。遂作《和友人次韵》。

十九岁。863年(咸通四年)在昭义节度府任职。

二十二岁。866年(咸通七年)在咸宜观出家,改名鱼玄机。

二十三岁。867年(咸通八年)辞职回长安作《酬李郢夏日钓鱼回见示》。秋天,适逢李亿来长安,作《左名场自泽州至京使人传语》《迎李近仁员外》。

二十四岁。868年(咸通九年)春,委托温庭筠送李亿回府,温作《送李亿东归》。在咸宜观中作《和新及第悼亡诗二首》,温庭筠作《和友人悼亡》(一作《丧歌姬》)相和。又作《代人悼亡》,温庭筠作《和友人伤歌姬》相和。继而因妒杀女婢绿翘被捕入狱作《狱中作》。获救出狱后,改名虞有贤或鱼又玄。

评价

至二十世纪,鱼玄机引起许多学者关注,对其进行专门研究。研究文章有许袆之《女诗人鱼玄机》、谭正璧之《中国女性的文学生活·鱼玄机》、卢楚娉之《女冠诗人鱼玄机》等,及至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更有缪军之《试论晚唐女诗人鱼玄机及其诗作》、曾志援之《试评唐代女诗人鱼玄机的诗》、王中华之《敢于乱礼法的女性——谈鱼玄机的诗》、艾芹之《鱼玄机的女性意识及其爱情》、张乘健之《感怀鱼玄机》、苏者聪之《论唐代女诗人鱼玄机》、曲文军之《女诗人鱼玄机考证三题》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还出版了彭志宪等编著的《唐代诗人鱼玄机诗编年译注》。 

关于鱼玄机的罪案,温州大学张乘健教授认为,《三水小牍》关于鱼玄机“妒杀”绿翘的故事有编造的痕迹。理由有二:一、绿翘已死,她死前和鱼玄机说的话来源不可靠;二、绿翘作为鱼玄机的女僮,年龄顶多不过十几岁,而说的话义正词严,全然不像天真烂漫的稚龄女孩子的口气。这些话未见得是皇甫枚所编造,很可能就出自京兆府刀笔吏对鱼玄机罪案的陈述;而绿翘斥鱼玄机“淫佚”,简直就是京兆府尹对鱼玄机严正的判词。张乘健认为,绿翘事件必定有复杂的背景,里面隐藏着隐秘的委曲和细节;所谓鱼玄机“妒杀”案是亘古之谜,也是千古奇冤。 

关于对鱼玄机的评价,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名媛诗归》称“绝句如此奥思,非真正有才情人,未能刻划得出,即刻划得出,而音响不能爽亮……此其道在浅深隐显之间,尤须带有秀气耳。”现代作家施蛰存说:鱼玄机诗一卷,四十九首,还有一个南宋刻本……她的诗以五、七言律诗为多,功力在薛涛之上与李冶不相上下。

热门作品